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至尊剑魔

第二百一十节 大结局

至尊剑魔 江少爷的剑 2922 2019-04-14 08:02

  众人本见狼枫魔化,无不心惊胆颤,却有无能为力,危机间,忽然见铁绝门主与天剑老人同时出现,无不松了一口气,最后屠魔、武桀骜加入战团,让众人原本所受的气势减弱了许多。 w中w w文.网8文1zw.

  但见到四人竟然奈何不了狼枫丝毫,无不心惊。

  冰月奋进全力的呼唤后,狼枫忽然停了下来,好像在无边的狂乱中,找到一丝出路。

  狼枫缓缓回头,魔气依然乱串,但却不在狂傲不羁,无法控制,似乎随着冰月的一声呼喊,那些无法无天的魔气统统受到了约束般,变得温顺起来。

  魔气渐渐缩小,渐渐显出身形,狼枫怀中竟然还抱着医仙子。

  狼枫踏着海面,缓缓来到冰月身前,眼睛透过魔气,静静的注视这冰月。

  冰月面色苍白之极,但嘴边却露出一丝笑意,美丽而凄惨。

  狼枫一阵颤抖,慢慢蹲下,伸手抚摸着冰月苍白的面容,眼中却没有一滴泪水。

  过去的一切都化为烟云,过去的一切都随风逝去,过去的一切好像就在瞬间之前生,而眼前的一切却似乎生在万里之外,百世之前。

  狼枫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蓝天,天为何如此苍白,伸手抓了把海水,如此的冰凉,而周围人影呆滞,安静的无一点声音。

  似乎有万般的痛苦,但却怎么也抓不住,找不到,更哭不出来。

  “哇!”狼枫吐出一大口血,颤抖着坐到在地,狼枫此刻终于明白,什么世间最大的痛苦。 w八w说w..

  人人呆立,不知如何是好,看着眼前两人,无不落泪叹息。

  一团温和的亮光忽然在狼枫与冰月之间亮起,慢慢的扩大,将两人包围。

  狼枫一惊,急忙坐起,看着那闪闪光的物体。

  远处的铁绝门主大叫一声:“玲珑簪!”随着又叹一口气,似乎想起了无限的伤心往事,天剑老人捻须摇头,他知道玲珑簪的前任主人正是铁绝门主已故的妻子,看到它又出现,也叹一口气。

  狼枫慢慢伸手抓住玲珑簪,那道温和的光芒立即钻入狼枫体内,还有些杂乱的魔气慢慢消失,而温和之光更加闪亮,似乎要脱手而出。

  狼枫似乎被人控制着,慢慢的抓住冰月的玉手。

  那道温和的光芒如遇见吸力般,立即钻入冰月体内,狼枫惊奇的看着一切,不知道生了什么。

  光芒又从冰月体内涌了出来,将冰月慢慢包围。

  玲珑簪在狼枫手中一亮,亮光逝去后,变为一根枯黑丑陋的簪,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随着玲珑簪失去光泽,冰月一声轻哼,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月儿!”狼枫大喊一声,周围海浪翻腾,一圈一圈向外散去,高达千米。

  人人被巨浪吓了一跳,逃的慢的早被巨浪冲翻。天剑老人与铁绝门主闪至高空,天剑老人用手挤掉衣边上的水,道:“年轻人的力量可真大啊!”

  铁绝门主哈哈一笑,道:“也该让他们替我们尽尽孝心了,以后那些烦事就让他们去处理吧。w一w说w..”

  天剑老人也哈哈一笑,道:“火兄,我们逃吧,免得见了他们再被俗事缠身。”

  两道光芒闪去,不知去了何方。

  水浪久久没能平息,几个时辰后,终于风平浪静,狼枫与冰月在出现时,冰月消去了往日的冰冷,耳边髻间插着一支黑色难看的簪。

  狼枫抱着医仙子,眼色金光中闪现着黑色,一种仙魔并存的气息,给众人无穷的震慑力。

  众人见三人出来,冰月衣服上虽然带着大片血迹,但看样子,应该全无大碍。

  众人虽然惊奇,但却不问,柳剑虹见冰月出来,早上前将冰月搂在怀里,忍不住哭声道:“月儿!”

  冰月也哭了起来,或许她从来没有感受过柳剑虹对她如此的感情。

  柳剑虹道:“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众人躲过一次大劫,都回到玄门,左剑松一路拉着狼枫的手,不停的夸赞,众人面前,冰月只得跟在柳剑虹的身边,但总是想起那海浪中心的一幕,脸上总涌现出红晕,偷笑不已。

  玄门大殿内,狼枫略作功法,医仙子便醒了过来,尚不知道什么什么事,还以为自己困乏,只是睡了过去而已。

  众人也不多言,害怕伤害了这个天真单纯的少女,又说起卓文碧之事,火云烈只得叹气摇头,道:“文碧本性不坏,只是生错了地方,他所做的一切,其实他在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但身为鬼之一族的少主,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众人也跟着叹息,如果卓文碧真的无恶不作,冰月怎么还能活的过来,就算玲珑簪是仙界神器,也无能为力了。

  第二日,武桀骜来向狼枫告别,两人一番话后,自带魔门众弟子回归。

  左剑松、夏剑飞几人等武桀骜离去后,却将狼枫拉在一边,狼枫正暗暗奇怪,左剑松悄声说:“枫儿啊!门主临去时留下一道法令给你,你看看吧。”

  狼枫奇道:“是师祖留给我的吗,是什么东西?”

  夏剑飞捻须一笑,道:“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狼枫一看,左剑松手中拿着一个令牌,上书:门主令。狼枫瞬间明白了,天剑老人是要将天门的门主传与他,心中大急。

  左剑松几人忽然齐声大喊:“参见门主!”几人久久未等到狼枫的答话,抬头看时,狼枫早没了踪影,只惹得火云烈哈哈大笑。

  左剑松尴尬的收回门主令牌,骂道:“兔崽子,也不太给师父面子了。”

  “哈哈,有其师必有其徒啊。”伍剑锋挖苦道。

  “咦,月儿呢!”柳剑虹也忽然叫道。

  后记:

  两年后,狼枫背着鬼斩神剑,飞下天峰,在天下村世外桃源喝了几斤青竹酒,店小二上前笑道:“狼兄,下月不就是你与月师妹的大婚之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狼枫开怀一笑,道:“药通神前辈重新建成医仙门,今日仙子要就任门主之位,我得去道贺!”

  店小二呵呵鬼笑,道:“你去找医仙子,难道月师妹就放心。”

  狼枫哈哈一笑,道:“仙子励志要扬广大医道之术,我自然要去助一臂之力,月儿自不会怪我。”

  店小二哈哈一笑,道:“或许狼兄也有别的事要去做,说不定月师妹也是同意了的。”

  狼枫将一口酒饮尽,道:“知我者,追魂师兄也。”

  店小二再笑,又道:“我还有几件事要说与你知。”

  狼枫见店小二表情认真,道:“你说吧。”

  店小二道:“佛门智颠后日继承佛门主持之位,玄门屠魔也是后日继承玄门门主之位,他们都给你了请帖,不知你要去那派。”

  狼枫挠挠头,道:“这倒是一个难题,有没有桀骜的消息?不知他去那派”

  店小二道:“武桀骜也收到了两人的请帖,不过武桀骜那派都不会去。”

  狼枫奇怪问道:“这是为何?”

  店小二道:“因为左小蝶师妹约了武桀骜在那天去云山。”

  狼枫:“哦!原来如此。”

  《全书完》---追风阅读,追风阅读精彩!(izhuifeng.vip = 追风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