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行域无疆

第六十九章 京城

行域无疆 纸香墨浓 3596 2019-04-28 22:11

      宋辰轶皱着眉头向院子走去,回到房间后在桌前坐了一会儿,待心绪逐渐平静下来后,正要打坐修炼,房门却突然被人敲响。

      宋辰轶起身打开房门,门外是一名丫鬟,本来驿站是没有丫鬟的,但因为周粥的原因,陈栋特地让人从附近村落找来了一位少女来负责周粥的日常起居。

      少女应是在山野之地待惯了,又加上周粥平日里比较冷傲,少女便有些拘谨。

      见到宋辰轶打开了房门,少女赶紧低下头去,怯生生地说道:“少爷,有人找您。”

      说罢让开身子,露出*台阶下的一名覆甲士兵,这人宋辰轶在陈栋那见过,是他的亲卫。

      “宋公子,将军请您去一趟。”亲卫毕恭毕敬地向宋辰轶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宋辰轶点头应下,跟随他穿行院落到了陈栋那间书房。

      只见换上一身战甲的陈栋坐在主位上,与下方的一名身穿黑色甲胄的小将说着话,笑容和煦倒是与平常无异。

      见到身穿黑色甲胄的小将,宋辰轶便知应是京城那边的消息终于传过来了,因为尽管那个小将背对着宋辰轶,但他身上的那身甲胄却是黑水军的制式甲胄无疑。

      “陈将军,您找我?”尽管如此,宋辰轶还是抱拳行礼。

      “宋老弟你来啦!”见到宋辰轶,陈栋赶紧招呼道,脸上挂着笑容。

      “这位是京城来的黑水军将士,是来接宋老弟的……”

      “宋先生”陈栋还没说完,那个来自京城的小将却是当先行礼。

      听到声音有些熟悉,宋辰轶转头看去,小将面容稚嫩,脸上带着欣喜笑容,却是在海泽城的那个黑水军士兵,只是当时他还只是个无名小卒般的存在,如今却是有了一定地位。

      “原来宋老弟和这位陈将军认识,这样事情就好办了,也少了繁复的确认身份了。”

      陈栋哈哈大笑:“来人,今日摆宴,我与两位小兄弟喝上几杯。”

      “陈将军使不得,我尚且有公务在身,按军中规定不得饮酒,而且如今既然找到宋先生了,当务之急是将小先生送到京城去。”

      小将赶紧拱手拒绝。

      “诶!小兄弟才来便要急着走,再怎么也要让陈某尽尽地主之谊,为两位小兄弟践行,不能饮酒我们就以茶代酒如何。”

      陈栋再次说道。

      陈姓小将脸上一阵犹豫然后将目光投向宋辰轶。

      宋辰轶点了点头:“也好,这多日来对陈将军多有叨扰,还没好好谢谢将军。”

      “宋老弟这是说的哪里话,相见即是缘分,哪里存在麻烦一说,我这叫人去把弟妹叫来。”

      “弟妹”陈姓小将一阵疑惑。

      “呃,陈将军莫要再开玩笑了,还是我去叫她吧!”

      宋辰轶一脸苦笑,然后逃一般的离开。

      身后小将还是一脸疑惑,陈栋便俯身在他耳边说着,小将一脸恍然。

      ……

      天色阴

      沉,一些雨丝飘荡着,平静的河面上又浮起了淡淡的一层薄雾,在河面上有着一艘黑色小船向着上游而去。

      小船造型怪异,整体成梭形,甲板无蓬,只在船首有一个小平台,上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色甲胄的小将,在小船上方有着一层但不可见的光幕,飘落的雨水顺着光幕滑下,流进微起波澜的河面。

      宋辰轶站在黑色小船船首,把着栏杆,望着广阔的河面,冰冷的河面上空无一物,渐起的水雾将河岸两边的作物全都遮挡住。

      看到这一幕,这个身披棉袄的少年眉头不自觉的微皱,却是有些想要喝酒,然后才想起自己是不会喝酒的,但好歹来壶茶也好啊!少年不禁“自暴自弃”的想道。

      当天空中的雨水愈发的大了,豆粒大小的雨水打在光幕上,砸散成一片水花溅在空中。

      小平台上的黑甲小将这时走了下来,这么大的雨,视野受限,人为驾驶还不如让其顺着河流自动行驶效率高,当然,这艘用于战斗中突袭用的小船自然是有不会受浓雾遮扰的法子,但现在不是在战斗中,因此没必要耗费此船的灵力。

      对此宋辰轶当然是没有异议的,毕竟现在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不是。

      “宋先生,那个贼子没有把你怎么样吧!”却是小将当先发了话,宋辰轶与那尸山孩童和青莲圣姑的事也早已传到了京城,只是众人只是知道个大概,却不知道这一路上这位百草高徒的弟子到底遭遇了怎样的危险。

      宋辰轶便对小将循循道来,当说道尸山孩童滥杀无辜时,小将便会愤然,呵斥着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孩童,并扬言若是让自己见到他必定将他手刃,以此慰藉那些被他杀害的无辜之人的在天之灵。

      而当宋辰轶说道尸山孩童灭掉那些俘虏妇女的妖怪时,小将却是一阵沉默,然后闷闷说道:“看来他也还算有些良知,那便留他一命,只废掉他一身修为,让他度过凡人一生吧!”

      而经过这次闲聊,宋辰轶也知道小将姓陈名岳明,是清水国陈氏将军家的独子,因为陈氏中就他一个家丁,因此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此次也是因为家中对他过于宠溺,让他倍感忧烦,便毅然参军,从最底层的士卒做起,但此次回到家中后,却还是被赋予了军职,而且是由当朝陛下亲自在那座高大的大殿内授予的,陈岳明对此有时忧愁不已。

      听完少年的牢骚,宋辰轶却是莞尔一笑,别人是为了一个职位争得头破血流,一个成功的背后都是累累白骨,像少年这样有祖上福泽庇护的少之又少,但也许正是这样的少年才配拥有着这份福泽吧!

      那些有权有势的富家子弟想的往往不是建功立业,而是混吃等死的什么都不想,或是向着青楼的哪位姑娘。

      正当宋辰轶与陈岳明闲聊到怎样能抓到更多的鱼时,宋辰轶身后传来一声推门的声音。

      宋辰轶和陈岳明默契的同时停下了话头,然后向着那处望去。

      身穿一身白色一群,头上挽着一个云髻的少女走了过来,少女面容俏丽,面色清

      冷,走到宋辰轶身前站定。

      “我想和你谈一谈。”少女瞥了一眼旁边的陈岳明。

      陈岳明识趣的打了声招呼,回到了船首的那处小平台上,目不斜视的望着白茫茫一片的江面。

      少女说完便自顾地向着船尾走去,宋辰轶摸了摸鼻头跟了上去。

      “我叫周粥,我和我师兄是两名散修,现在师兄死了我也没地方可以去了,只要你答应帮我隐藏身份并帮助我回到中庭,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少女神色一阵纠结,咬着银牙,却是说出了让宋辰轶意想不到的话语。

      宋辰轶嘴角扯动,无声地笑了笑:

      “只要姑娘不再喊着要杀我,我便会为姑娘隐藏身份,至于非要说有什么要求的话,便是希望姑娘不要再杀无辜之人了。”

      宋辰轶说完便向少女拱拱手,离开了。

      身后自称周粥这个怪异名字的少女神色复杂。

      小船在浓雾笼罩的河面行驶了几日,到了这日午后,河面上的浓雾却是渐渐消散了,明明天上还在飘着雨丝,但河面却是如同一面明镜,不起波澜。

      “此处名为重水河,传闻这曾经是一个名为重水河神的府邸,此重水河神以一身重水神通闻名,传闻中重水神通能让一滴水如同千斤之重,重水河神便是凭此曾在修真界闯下偌大威名。”

      “只是后来不知为何,这重水河神消失了,整个修真界的人没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直到一伙胆大包天的盗匪夜闯水神府邸,才发现水神设立的诸多禁制早已失效,水神府邸夜不翼而飞,但这片重水河神用于修炼之用的重水河中的重水威能却是保留了下来。”

      “每年都会有许多的修士来此修炼,以期望那传说中虚无缥缈的机缘。”

      陈岳明说着,抬起手来向河中一处指去,那处河面有一人沉在水中,只露出一颗光秃秃的脑袋露在水面上,脑袋旁有着一面小旗悬浮,起到防御和掩盖凡人目光的作用。

      也许是察觉到了宋辰轶三人,那颗脑袋上的双眼猛然睁开,一个壮硕的少年浮出了赤裸的上半身,向着宋辰轶二人躬身行礼,宋辰轶二人还礼。

      壮硕少年主动漂浮在一旁,让开了道路,黑色小船与其擦肩而过。

      少年身上的诸多伤痕和表面闪着黑色光泽的皮肤映入宋辰轶眼前。

      壮硕少年对着宋辰轶友善的笑笑,单手念诵了一声佛号,光秃秃的脑袋上如同镜面一样闪着光芒。

      “那是魔佛寺的弟子,魔佛寺的弟子亦正亦邪,有时可以为了救黎明百姓而以身献佛,有时又会为了口舌之争而打上别人山门,朝廷上下对他们也是不执一词。”

      说道魔佛寺,陈岳明一脸头疼的表情。

      “不过看那人对宋先生并无恶意,倒是不用担心他会对先生你不利。”陈岳明又转过头来说道。

      经历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小船继续向着上游而去,没有几日,眼前便渐渐有了一个巨大的城市轮廓,如一道横跨天边的巨大天埑。

      (本章完)    追风阅读,追风阅读精彩!    (www.izhuifeng.vip = 追风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