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秾李夭桃

番外三(2)

秾李夭桃 闲听落花 5700 2019-01-27 17:43

  

严府尹径直进了皇城吴侯爷那三间小屋。

如今的太平府早就不复当初,特别是这半个多月,吴府尹进皇城来见吴侯爷,都是这样径直进来。

那些殿前军,护卫,甚至强壮些的小厮长随,都被吴太后调去打仗守城了,杂役仆从一天比一天少,这会儿不是顾差使的时候,能顾得住命才最要紧。

这一个月,吴侯爷瘦了整整两圈,这会儿花白的头发再怎么梳,都是一股子蓬乱的样子,正眉头拧成疙瘩,跟户部两个堂官大发脾气。

严府尹缩在门口,看着吴侯爷发完脾气,两个堂官一片灰败的出了屋,上前先小心翼翼禀报公事。

吴侯爷拧眉听完严府尹的禀报,长叹了口气,示意严府尹坐,“老严坐下说话。唉,大难临头,才是真见了人心,刚才那两个蠢货,居然跟我说,要出城查这个帐对那个库,什么东西!朝廷养的一堆一堆全是白眼狼!”

“唉。”严府尹跟着叹了口气,京城人心早就混乱,往外逃的人越来越多,他不忍心圈的太严实,睁眼闭眼,不过不说罢了,犯不着多说。

“侯爷。”听吴侯爷泼口骂了好大一会儿,严府尹趁着吴侯爷喝茶的功夫,陪着小意欠身道:“咱不说公事,就说句私话,如今这样形势,您看,咱们有多少胜算?”

“咳!咳咳!”吴侯爷被严府尹这一句问的呛的连连咳嗽了好一会儿,“老严,你可真实在,还有多少胜算?你可真是……”

吴侯爷指着严府尹,又是几声咳嗽,想笑又无语摇头,“还胜算,你可真敢想,别说现在,就是十年前,咱们对上北平那帮土匪,也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一丁点儿也没有,何况现在?唉!”

吴侯爷一声长叹。

“那,咱们能撑几年?”严府尹眉头拧起。

“唉!”吴侯爷话没说出来,先抬手用力拍着严府尹,“老严哪,你这个人,是真实在,唉,你该问,咱们能撑几天,这会儿,咱们这寿数,是按天算的。”

“唉。”严府尹倒没怎么惊讶意外,连一声叹气都很轻,“那,侯爷有什么打算没有?”

“什么打算?”吴侯爷一脸无语的看着严府尹,这人太老实了,就傻了,这会儿还能有什么打算?打算是悬梁还是拿刀抹脖子吗?

“侯爷,既然,全无胜算,又……”严府尹一脸小意,“都按天算了,这城,还守不守?”

“嗯?”吴侯爷被他一句话问愣了,什么叫还守不守……呃,他明白了!“你这话……”

“听说梁王妃在咱们太平府住过几年,说是,在梁王妃眼里,太平府就是她娘家,听说梁王妃舍不得把太平府打个好歹出来,说是,围着太平府一圈一圈儿的打,就是因为舍不得打太平府打坏了。”严府尹屏气道。

“在太平府住过?”大难临头,吴侯爷的关注点还是一如既往的偏了,“你怎么知道?那些传说是真的?卖过枣子当过山匪?”

“好象是真的。”严府尹撇着嘴点头,“说是,有见过梁王妃的,画了小像让长丰楼的人看过,说就是当年卖枣子的那个小幺,当年还小,打扮成个小子,还挺像个小子的。”

“要真是这样,那可不简单!”吴侯爷捋着胡须,一脸惊叹加八卦。

“可不是,听说她那个时候就极不简单,听说,梁王妃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咱们太平府,常说太平府是她的娘家,还常说长丰楼的掌柜铛头,都待她极好,侯爷,北平人围着太平府,连和县都打下来了,就是没进太平府,只怕真是,梁王妃舍不得,既然舍不得,这上头,是不是……能谈谈?”

严府尹上身前倾,和吴侯爷耳语。

“嗯,有道理!”吴侯爷眼睛里有光闪过。

“要是能保下太后,皇上,还有这满朝文武,那可是件大功德。反正,侯爷也说了,都按天算了,神仙下凡,也回天无力。倒不如……唉。”严府尹连叹了几口气,“侯爷别怪我,我是个没出息的,我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跟侯爷差不多,死了活了,也够岁数了,可皇上还小着呢,再说,如今的皇家血脉,也就皇上这一支了,唉,我不会说话。”

“你这是正理儿。”吴侯爷一边听着严府尹的话,一边心思转的飞快,老严说的是,朝廷气数已尽,神仙也没办法了,他们吴家满门死绝了,也是白死,白死就犯不着了。

他这个前朝国舅,首辅大臣,年纪也大了,新朝再入仕犯不着,可要是能保住吴家满门性命,以及富贵,低调隐居个十几年,让儿子……儿子就算了,一个有出息的都没有,到孙子吧,等孙子长大再入仕为官,这吴家,就是接着绵延昌盛……

真要象老严说的,梁王妃舍不得太平府,那,吴家一个平安富贵,总是能求得下来的……

“老严是个实在人,这话实在。”吴侯爷片刻就想明白了,神情轻松,眉梢差点扬起来,“这事儿……让我想想,你先去吧,好好看好京城,你放心,只要我有条活路,肯定就有你的。”

“是。那我去了,要是有什么事,我立刻来跟侯爷禀报。”严府尹提着心出来,站在皇城大门下,呆了好一会儿,才背着,慢吞吞往回走。

……………………

黄远山吃了一大碗面,从家里出来,直奔卫州门。

卫州门守军小统领张胜家离卫州门不远,黄远山拎着路上买的一大包姜丝糖,在张胜家门外喊了一声,推门进去,将姜丝糖递给欢呼着迎出来的三四个小孩子。

张胜正坐在树下的方桌旁吃着碗面,见黄远山进来,筷头点点,示意他坐,“孩他娘,给他黄叔盛碗面。又拿东西来,前儿那药还没谢你,老三吃了两遍,夜里就能睡踏实了,这会儿,那药可金贵。”

“不用不用,刚吃好过来的,宝他娘中午也擀的面条。不值什么,不管什么东西,再金贵也没咱们孩子的命金贵。”黄远山一边说着,一边坐到张胜旁边,“瞧你这吃饭,狼吞虎咽,城门上头忙?还没攻城吧?”

“瞧你这话,”张胜放慢了速度,窝着一嘴面说着话,“要是攻城了,我还能坐家吃饭?就在城门上头吃几口断头饭吧。”

“这话不吉利,该说得胜饭。”黄远山瞄着张胜的神情。

“屁!”张胜呸了一口,“上上下下谁不是明明白白的。我跟你说,真打起来,其实也快,也就是……咱们太平府城墙高,又高又厚,大约能撑个一天两天的,唉,撑一天多死一堆人,算了不说这个了。”

张胜看着一人吃了一块,又拿了一块糖,满院子跑着玩着笑着的几个孩子,话说不下去了,一打起来,他大约是活不下来的,他死了,改朝换代,他媳妇孩子,就是前朝余孽,不是发卖为奴,就是流徙充军……

张胜喉咙哽紧,一口面噎住,打起嗝来。

“唉,张大哥家几代都是统领,深受皇恩,忠君为国,不象我这种人,只管顾好自己媳妇孩子,管他娘的谁家天下谁是皇帝,就是可怜侄子侄女儿们,看看,多好的孩子。”黄远山拍着腿,一脸难过。

“皇恩个屁!”张胜呼呼噜噜喝光了面汤,“这军饷都拖了小半年了,前两个月还能领到几斤霉粮陈谷子,这两个月干脆就是西北风,就这一碗面,还是你前儿仗义,扛了一袋子面过来,我这是没办法,你说我一个小统领,手下三四十号人,上头说啥就是啥,就是忠君,轮得着咱们忠?我这是没办法,我要是这守城的,我早降了,打个屁!”

“老张,这话可不能乱说。”黄远山往张胜旁边挪了挪。

“乱说?我还想乱做呢,没机会,咱这小蚂蚁一般的人,哪有活命的机会?”张胜看着在院子里打闹嬉戏的几个孩子,喉咙又要哽住。

黄远山左右看了看,“老张,你要是真想要机会,我这儿,倒是能想想办法。”

“嗯?”张胜大睁着眼睛看着黄远山。

黄远山冲他搓着手指,“你知道我,做的是偏门生意,前儿那药,正正经经扬州府快马送过来的。我也不瞒你,梁王妃的四哥,李大将军,叫李宗贵,跟我有几分交情,就是托了这份交情,我才做起来这点小偏门生意,你要是想……嘿嘿,”黄远山干笑几声,“李将军就在城外呢,这可一份大功劳。”

张胜瞪着黄远山,片刻,下意识的四下看了一圈,站起来,“咱们进屋说话。”

……………………

吴侯爷有几分心神不宁的候在盛德殿前,时不时瞄一眼旁边的后起之秀、三十出头就做了相公的林相。

林相气宇轩昂,神情却凝重中透着丝丝晦暗。

吴侯爷瞄了一眼又一眼,心里琢磨来琢磨去,脚往林相那边挪了挪,又挪了挪,再挪了挪,挪到很近了,低声干笑道:“如今这战局,林相怎么看?”

“侯爷怎么看?”林相笑容谦和,反问了一句。

“旦夕之间。”吴侯爷倒是干脆,指了指殿外,“真正的旦夕之间,明天早上,说不定……”吴侯爷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就是挂在城门上头看日出了。”

“侯爷好气魄。”林相欠身赞叹了句。

“气魄有什么用?我这把年纪,也就算了,林相正如喷薄之朝阳,这就挂头城门了,实在……唉,”吴侯爷长叹了口气,紧盯着林相,“太可惜了。”

“请侯爷指点。”林相迎着吴侯爷的目光,拱手躬身。

“南吴那位,自己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说起来,皇家正统血脉,就是皇上这一个了,血脉才最要紧,林相你说是不是?”吴侯爷的话更深入了些。

“侯爷所言极是,林某也是这么想的。”林相的笑意从心眼涌进眼睛,轻轻抚掌,赞叹不已。“顺天应时,才是圣人之道。侯爷说呢?”

“极是,极是。”吴侯爷心情愉快的连声赞同。

……………………

李小夭骑在马上,和苏子诚并肩而立,远远看着南熏门缓缓推开,年青的皇帝走在最前,双手举起,托着降表,吴侯爷和林相一左一右跟在后面,再后面,是太平府中几乎所有的官员,迎着猎猎招展的北平军旗,一步一步走过来。

“吴太后呢?”李小夭问了句。

“昨天晚上悬梁自缢了。”淡月答了句,顿了顿,落低声音又补了句,“吴太后让人在宣德殿堆满桐油,召集所有官员,大约是打算一把火全部烧了,没烧成。”

“吴氏倒是让人敬佩。”苏子诚赞叹了句。李小夭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太平府从南熏门到宣德门,沿着御街,北平虎翼军两两相对钉在两边,背对御街,面对着密密麻麻、却安静无声的人群。

这一仗的先锋李宗贵端坐马上,头一个越过南熏门,踏上御街,李宗贵身后,一列列紧绷着脸,严肃冷厉的将士中间,李小夭穿着她那件以漂亮为主,实用为辅的战甲,披着黑底缂丝龙纹斗蓬,和披着同样斗蓬,铠甲黑沉的苏子诚马头平齐,一路走,一路说笑。

无数双眼睛呆呆看着这位传说中的梁王妃,这位传说中曾在他们太平府卖过枣子,传奇一般的梁王妃。

长丰楼的郑掌柜踮着脚尖,伸长脖子看着由远而近的北平军,看到走在最前的李宗贵,眼睛圆瞪,忍不住唉哟了一声,这位威风凛凛的将军,还真是象那个曾经在他这长丰楼里剔肉砍骨的李宗贵!

“是贵子?”郑掌柜不敢置信的左右看着周围眼睛比他瞪的还大的诸人。

“我瞧着象。”大刘努力往前伸着脖子,想看的再清楚些。

“就是他!你看那眉眼,错不了!”老方指着越来越近的李宗贵。

“我瞧着也是,就是贵子哥。真威风!”小秦看的眼睛花。

李宗贵经过长丰楼,侧头看过去。

“贵子?”老方胆子大,小心翼翼的抬了抬手。

李宗贵看着众人,笑容绽放,抬手抚在胸前,微微欠身颌首。

“就是贵子!”众人一片尖叫,尖叫声从长丰楼往两边漫延,人群涌动起来。

“那是长丰楼?”队伍中间,苏子诚抬起马鞭指着尖叫骤起的地方,和李小夭笑道。

“肯定是认出贵子哥了,明后天咱们去一趟长丰楼,老方打的胡饼最好吃,还有铛头的佛跳墙。”

“你那时候吃得起佛跳墙?听说要提前一两天预定才有,我那回去,没能吃着。”苏子诚看着热闹漫延的街道两边,和李小夭笑道。

“铛头待我好,回回有人订佛跳墙,好了之后,他都盛出小半碗给我留着。”李小夭说着笑起来,长丰楼那一段日子,充满了温暖和友爱。

“王妃真是咱们太平府的姑娘!”街道两边有人高喊,“王妃这是回娘家了!”

李小夭听的笑起来,侧头看着苏子诚,“我真觉得自己是太平府的姑娘。”

“我倒觉得,这是姑娘的太平府。”苏子诚笑起来。

柳娘子抱着小女儿,在人群中挤的一头一身汗,被拉着大儿子的黄远山推到一间铺子台阶上,松了口气,这才定睛仔细看眼看就要过去的梁王和梁王妃。

柳娘子定定的看着恍若神仙妃子一般的梁王妃,怎么看都觉得眼花,这梁王妃,真是那个小幺妹?

“认出来了吧?没怎么变。”黄远山一张脸上笑的就剩下笑了,梁王妃那是他的大贵人,恩同再造,不对,比再造重多了。

“眼花,看不清,真是……是有点儿象。”梁王和梁王妃已经过去了,柳娘子瞧着李小夭的背影,倒是有点熟悉了。

“我可找到你了!”张胜从人群中用力挤出来,一把揪住黄远山,“这朝廷怎么这么不要脸,说降就降了,那我那事算啥?还算功劳不?”

“算算算。”黄远山连说算带点头,“五爷说过,不管用没用上,都算。”

“那就好,你说话算话不?”张胜松了口气,又提了口气。

”你把心放稳当了,我觉得吧,照我们五爷那心眼,象咱们这样的,肯定不只咱们这一处,放心吧,五爷最讲心地,放心放心。“黄远山满口答应,连声保证。

张胜一颗心总算落了回去,算数就行,看这样子,这改朝换代,可比原来强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