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娱乐 黄金瞳

【后记!】

黄金瞳 打眼 5002 2019-01-27 21:31

  

2012年6月的第一个星期,北京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

在嘹亮的《歌唱祖国》的歌声中,两年一次的中国科学院与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在人民大会堂拉开了帷幕。

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这次会议并发表了重要讲话,对两院在科学技术等领域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给予的肯定,并且对两院在历史新时期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领导讲话完毕,会议进行到了新增两院院士的进程,52名新增的两院院士,在万人大礼堂那热烈的掌声中,走到了主席台前。

这52名增选院士,代表了中国当代科技发展的最高水平,无一不是国内科学技术或者重大工程项目中的顶尖人物,在不同的科学领域内,对国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此次增选院士的平均年龄为68岁,年龄最大的为78岁,而年龄最小的一个院士,则是只有34岁,这也是两院制度建立以来最年轻的一位中国科学院院士。

站在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中间,庄睿是那样的显眼,场内几乎有一半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是此次增选院士中最年轻的一个,但庄睿的当选,却是最为顺利的。

在评选初期,曾经有人质疑过庄睿的年龄,认为如此年轻的科学家,不足以服众,但是当庄睿的科考成绩摆出来之后,所有持怀疑态度的人,均是闭上了嘴巴。

东汉第一个皇帝陵墓的发掘,成吉思汗陵的出土,宋代沉船的顺利打捞,敦煌文化的重大发现,北京人头盖骨的重现于世,在过去的几年中,这些发现一次次带给世人以惊喜。

这些仅仅是庄睿在国内的科考成就,而海盗岛的发现,非洲丛林中所罗门遗址的修复,黄金船队的打捞,更是让庄睿在国际上名声大噪,成为众所公认的当代最杰出的探险家和科考专家。

这其中的任何一项成就,都足以载入史册,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位科考界只要能做到其中的一件事情,都可以让他成为相关领域的权威人士。

而当这些成就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时,更是奠定了庄睿在当代科考界领军人物的地位,在进行院士评选的时候,几乎是所有人都一致通过了对庄睿的事迹审核。

相比这些科考成绩,庄睿的收藏家和古玩玉石鉴定专家的身份,也是被人津津乐道的。

就在这两院会议召开的前一个月,在庄睿坚决不接受玉石协会会长这一职务的情况下,中国玉石协会通过一项决议,授予了庄睿玉石学会终身荣誉会长的证书,这也是继古老爷子之后,玉石协会的第二位终身荣誉会长。

“我的爷爷,是李四光先生的学生,是一位地质学家,而我今天能站在这里,心情也是十分激动,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将会国家的科考事业,做出新的贡献!”

庄睿简短的演说,让会场的所有人都站起身来,一时间掌声雷动,庄睿用那一项项震惊世人的成就,赢得了属于他的荣耀。

……

2013年2月,仅在当选为两院院士的八个月后,庄睿就带领京大考古队在河南安阳地区,发掘出一座东汉大墓。

在这座东汉末年的墓葬内,出土了金器、银器、铜器、铁器、玉器、骨器、漆

器、瓷器、釉陶器、陶器等大量器物,另外还有恺甲、剑、链、削等兵器,总计约1万多件。

而最让庄睿等人激动的是,在墓葬的主墓室内发现一具男性尸骨,并且在主墓室前的甬道地下,发掘出了一个墓碑,上面写明,这就是东汉曹操墓。

经过对墓葬内尸骨的dna鉴定,最终考古队向外界宣布,这座位于安阳的东汉末年大墓,就是数千年来一直有七十二疑冢之说的曹操墓。

这个发现在国内学术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虽然有不少人提出了质疑,但是在确凿的证据面前,这些怀疑的声音纷纷消失掉了,庄睿也用事实证明,他的中科院院士,是当之无愧的。

……

2015年8月,欧阳罡逝世,享年一百零三岁。

虽然在欧阳罡逝世前的一段时间,庄睿不间断的用灵气梳理着老爷子的身体,但欧阳罡大限已到,庄睿也是回天乏力,只能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安抚了母亲之后,庄睿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不断发掘出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古代名人墓葬,抢救了一大批珍贵的国家文物。

2016年12月,英国一家著名的传媒集团,统计出了上年度全世界博物馆的国外游客的参观人数统计。

中国的定光博物馆接待外国游客522万人次,仅此于美国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超过了英国的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位于世界第二位。

2017年6月,美国一家权威性的数据统计公司,经过一系列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调查和统计后,公布了上年度世界著名综合博物馆的排名。

在这个排名里,中国的定光博物馆,成功的挤掉了俄罗斯的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位列与卢浮宫、大英博物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之后,第一次跻身于世界四大博物馆的行列之中。

2017年8月,庄睿带着家人,乘坐“萱睿号”进行了一次历时半年之久的环球旅游,并在已经完全修建好了的“萱睿岛”上生活了一段时间。

在外人看来,庄睿不过就是进行了一次环球旅行而已,但是没有人知道,庄睿在这个过程中,详细记录下了所有海底沉船的坐标。

2018年至2020年,庄睿耗时三年,在太平洋和大西洋海域,进行了大规模打捞行动,总共打捞出英国、美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的沉船六十余艘。

虽然庄睿从未公布过沉船打捞上来的物品总价值,但是人们根据定光博物馆新开的几个展馆估算得出了一个结论,庄睿此次打捞的财富,最少在200亿美元以上。

这一次的沉船打捞行为,也使庄睿坐实了21世纪最伟大的探险家这个名头,所有听闻过庄睿事迹人,都对他的发家经历津津乐道。

2022年,德叔和古老爷子还有孟教授三位老人相继去世,庄睿持弟子礼守灵三天,三位对他人生意义中重大的导师的逝世,让庄睿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想起孟教授临终前的叮嘱,庄睿重新振作了起来,带领京大考古队的精干人员,对秦始皇陵做了全方位的勘测和技术准备。

2025年初,经过国家相关部门的批准后,庄睿斥资数亿人民币,历时两年,在秦始皇陵陵的正上方,建造了一个堪称是世界之最的真空室。

2026年底,秦始皇陵发掘工作正式启动,在地下埋藏了数千年的千古一帝,终于现于世间。

由于前期准备工作的完善和充分,这一次开采行动,对陵墓内出土的文物没有造成任何的损坏。

秦始皇陵墓的发掘,堪称是世界考古工作成功的顶峰,也是世界近代考古史的一个极为重要的转折点,被称之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考事件,没有之一!

从陵墓内出土文物超过50万件,每件都是无价之宝,《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所说的“收天下兵,聚之咸阳,销以为钟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宫中。”十二尊金人像的出土,更是震惊了全世界。

庄睿和相关部门花费约三年的时间,耗资近百亿,将整个地下皇陵,改造成为了一个宏伟壮观的博物馆。

而庄睿手扶着那尊金人像的镜头,也成为考古史上无法超越的经典,秦始皇陵的出土,让世界上所有的藏品都因之黯然失色,想要彻底研究它们,或许需要几十甚至上百年的时间。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庄睿的事业达到了巅峰,一心扑在了工作之中的时候,欧阳婉突发急病,等庄睿听闻消息后,从西安赶到北京的时候,母亲已经去世了。

欧阳婉的去世,让庄睿悲痛之余又自责不已,在料理完母亲的后事后,刚知天命的庄睿,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做出了一个令世界考古学界震惊的决定:他决定退出科考界,把更多的时间留作陪伴家人。

发布会结束后,庄睿辞去了京大教授以及国内的一切职务,将国内的所有产业交给了已经成年的儿女打理,带着妻子和已经创造了狗类最长生命记录的白狮,还有庄园里的所有伙伴,从国内销声匿迹了。

一年之后,定光博物馆和京大考古研究所的门前,分别竖起了一尊庄睿的铜刻雕塑。

这是为了表彰庄睿对中国考古学界的重大贡献,由国家特批修建的,这也是唯一一个在世能享受如此待遇的大师级人物。

不过从此之后,庄睿再没有在任何一个公共场合露过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有在定光博物馆和京大研究所的门前,人们才会记起这位21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学家。

……

“咦,木头,我说你怎么不见老啊?皮肤还是这么好,彭飞这小子也是如此,是不是海外的水土养人啊?”

在庄睿的“萱睿岛”上,迎来了一批客人,此时距离退出科考界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了,庄睿中间只回过一次国,但是每一年,老朋友们总是会来他的岛屿小聚一下。

皇甫云夫妇,刘川两口子,周瑞和彭飞一家老少,大学的四位铁杆兄弟,整天喊着人老心不老的欧阳军,还有早已和庄睿解开了心中疙瘩的苗菲菲,均是把庄睿的萱睿岛作为了他们聚会的地点。

不过时光飞逝,这群人也都是五十开外的老头老太太了,岁月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留下了印痕,每个人的鬓角都有些花白,不过身体都很硬朗。

但是庄睿和秦萱冰,似乎变化不大,除了眼角不经意间露出的一点皱纹之外,任谁都看不出他们也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了。

“早让你们在这里定居,一个个的都放不下,现在羡慕了吧?”

庄睿听到刘川的话后,大声笑了起来,他是真心希望这些老朋友们都能来到萱睿岛居住,不过目前来看,似乎只有彭飞两口子耐得住寂寞,陪他生活在这世外桃源。

当然,经常被庄睿暗地里用灵气梳理身体的彭飞两口子,看上去也是要比旁人年轻很多,刘川的说法,倒也是不无道理。

“算了吧,我和蕾蕾还准备环游世界呢,等我们在外面玩烦了,就回来住……”

虽然萱睿岛上的生活并不枯燥,而且距离美国这样繁华都市也不是很远,但刘川还是住不长久,每次最多呆上一个月,就哭喊着要回去了。

“这里也是你们的家,随时欢迎大家来住……”

庄睿微笑着举起了酒杯,他对现在的生活十分的满意,而且也已经习惯了加勒比使人慵懒的阳光。

每天和早已不愿意走动的老伙计白狮坐在一起晒太阳,是庄睿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

……

时光匆匆,转眼又过去了二十年,在北京一处已经是存世不多的四合院内,一位白发老妪坐在大树下,手里拿着一本书,安静的翻看着。

一个七八岁长得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从四合院的屋里跑了出来,调皮的抢过奶奶手里的书,说道:“奶奶,奶奶你又在看这本书了?给小睿睿再讲讲庄爷爷的故事吧……”

“去年你不是见到庄爷爷了吗?”

老妪坐起了身子,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她的思绪飞到了远在海外的一处岛屿上,由于各人年龄都大了,一年一次的聚会,变成了五年一次。

刘川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响亮,伟哥仍然开着无伤大雅的笑话,刚刚从一省书记职务上卸任的岳经兄,因为脸上遗留的那点儿官威,被众人奚落的哭着喊着要跳海。

庆幸的是,老朋友们全部都在,而儿女子孙们愈发的多了,每次聚会,十分的热闹,让苗菲菲也生出几分在萱睿岛上定居的心思。

“奶奶,奶奶,为什么庄爷爷长得和爸爸一样年轻啊,我觉得应该叫叔叔而不是叫爷爷……”七八岁的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指着手上书籍的扉页,打断了老妪的沉思。

“傻孩子,庄爷爷和普通人不一样啊……”苗菲菲闻言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

“为什么不一样啊?是因为他的故事被写成书了吗?”小孩子追问道。

“对,也不对,等你看懂了书里的故事就明白了……”老人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

他是一个划时代的传奇!

【大结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